选择字号:

3、宝藏公司

    感觉肚子有些饿了,夏景行直接到宿舍的餐厅买了餐券,要了一份三明治,一杯橙汁,这就是午饭了。
    斯坦福每幢楼内均设有自己的小餐厅、休息室和公共活动区等,提供一日三餐服务,一周七天均开放,所以不需要像国内大学那样走很远到统一的大食堂吃饭。
    简单吃过午饭后,夏景行乘坐校园班车到附近的购物中心开启了大采购。
    买了一些生活用品,又去办了一张新的电话卡。
    他想了想,又来到附近的美国银行,办理了一张银行卡,并把维萨卡里面的资金全部转了过来,一共11000多美元。
    本来他过来读书一共带了有16000美元的,缴纳食宿费、保险费用了3000多美元,又买了一些生活用品,卡上就只剩11000出头了,现金倒还有900多美元。
    全身加起来一共还有12000美元。
    吃过晚饭,夏景行回到宿舍,躺在床上,怎么也睡不着。
    不是水土不服,而是他有些迷惘,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打算。
    是按部就班的读书,还是利用一些对未来的预知,赚钱,赚大钱。
    钱肯定还是要赚的,这个社会,没有钱腰杆都挺不直。
    除了赚钱,他还在纠结要不要再进行创业。
    上辈子创业失败了三次,正要筹备第四次创业的时候,结果一病不起。
    瞎折腾了半辈子,什么名堂也都没搞出来。
    创业肯定还是要创的。
    打工,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的。
    夏景行睁大双眼,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。
    这辈子不成功一次,他意难平。
    前几次创业,他也复盘过,到底摔在哪个地方。
    团购是入局太晚,导致融资节奏没跟上,在千团大战中奔溃;
    P2P是入错行了,又太过谨慎,所以规模没有发展上来,上岸失败;
    虚拟货币则纯粹是属于投机了,又找到了猪队友,被猪队友的仇家,一个自媒体大V扒成光猪,到嘴的韭菜飞走了。
    各行各业,他最熟悉的还是互联网,其次就是金融了。
    要创业的话,估计也只能选择这两个领域。
    这叫不去赚认知领域之外的钱。
    不然凭运气赚的钱,就会凭实力又亏出去。
    呜呼哀哉!
    今天是2002年7月20日,夏景行心中念道。
    这时间有些尴尬。
    前年纳斯达克指数达到了顶峰5000点,然后就是一泻千里。
    互联网的投机泡沫,让市场到现在都没缓过劲来。
    大道轮回,这和以后的P2P、虚拟币都是一个原理,击鼓传花的游戏,谁都不觉得自己是接盘侠,总会有一个傻子来替我接棒。
    互联网行业走出黑暗,真正迎来光明还得是2004年,Web2.0时代元年。
    如果自己要搞点事情的话,现在就需要开始广积粮了。
    那现在该做点什么好呢?
    夏景行想来想去,觉得不能太好高骛远了,应该先找门生意,赚到第一桶金再说。
    美金在手,选择的余地也就多了。
    至于更长远的,那纯属杞人忧天。
    赚钱的、快速的、安全的、适合自己的、没什么门槛的……
    夏景行拿着这些关键词,在脑海中飞速过滤起了各种行业和项目。
    在美国打工,太慢了,而且很多正规公司不会雇佣他。
    留学生只能在校内打工,在校外的那都叫打黑工。
    美国人的工作岗位都是留给他们纳税人的。
    留学生在校外顶多就去华人餐馆刷刷盘子,而且权益还得不到保障。
    老板心善的,不克扣你工资,全额发放。
    恶心一点的老板,拖欠、打折工资那是常态。
    反正你们留学生本身就是打黑工,见不得光,常常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。
    摆地摊?地摊经济?
    首先美国地广人稀,如果不是住在城市中心,平时街道上的人都很少见。
    美国是汽车上的城市,人们出行基本靠开车,路上行人很少,所以街边地摊很少人看到。
    客流量小了,赚不到钱。
    其次,美国摆地摊也是要摊位执照的,有的地方还需要不止一个。
    而且管理很严,如果私自在某个地方摆地摊,来管你的不是城管,有可能是警察!
    还有很多美国人爱报警,非常爱管闲事。
    不管大事小事,常在你不知不觉中已被举报,警车已经在你身边了,而且警车来的速度远远超出你的想象,还常常一来就是好几辆。
    老老实实被拷走还算好的,一不留神,遇上种族主义者,被跪杀了都没人上街给你申冤。
    搬家的时候,在自家院子草坪上卖二手货那种不算,也就美国居民爱搞搞,警察都管不了,那是私人领土。
    夏景行毙掉一个又一个不靠谱,或者不适合他的项目。
    在他心目中,项目最好是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,以免影响学业。
    虽说以后海龟也不值钱了,但是他怕辍学或者被学校开除,他妈妈接受不了这个消息。
    两世为人,他是再也不想让他母亲为他操心了。
    再说了,他现在什么事业都没干成,甚至连一点成功的苗头都没有。
    现在就辍学,纯属傻哔了。
    驱散念头,夏景行继续思考。
    哎,想到了!
    他突然从床上弹了起来,看了桌上的电脑一眼,还得从这上面下手。
    他飞快地起床,趿拉着拖鞋,来到书桌前坐下,打开了电脑。
    国外是可以访问国内中文网站的,他打开电脑后,先浏览了新浪和搜狐的财经板块,最后又进入网易。
    他的视线停留在网易财经置顶的一条新闻上面。
    “4月11日,步步高集团董事长段勇平先生在公开市场花200万美元买入152万股网易股票,占网易总股本5.05%……
    段勇平先生称,对网易的未来坚定不移的看好,时间会证明一切……”
    看着这条已经过时好几个月的新闻,夏景行嘴角上扬。
    互联网泡沫让一大批互联网公司苦不堪言,网易也是受害者之一。
    网易的股价从上市时的15.5美元一路下跌,最低跌到0.48美元,跌幅达97%。
    市值也从上市时的4.7亿美元,跌到最低时不足2000万美元,惨不忍睹。
    当然了,跌幅这么夸张,也跟网易被查出涉嫌会计造假,过半收入不翼而飞有关。
    去年9月,网易还停过一次牌,停牌价是0.64美元。
    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股票如果每股价格不足一美元,被警告的公司如果在警告发出的90天里,仍然不能采取相应的措施进行自救以改变其股价,将被宣布停止股票交易。
    这也就是俗称的退市。
    网易一度在退市边缘徘徊,丁三石那时候跑了无数地方,见了无数投资人和商业大佬,想把公司卖掉,但没有人敢接盘。
    所有人都认为网易这次死定了,谁敢来顶雷啊?
    直到那个别名“段菲特”的男人出现!
    夏景行一边回忆,一边打开纳斯达克网站,开始查看网易的财务信息。
    段菲特的200万美元,真的是一场及时雨,无疑给网易的股价打了一针强心剂。
    目前的股价已经涨到了1.42美元!
    200万美元在后世听起来不多,但在这个时候,堪称一笔巨款。
    网易的流通盘就那么多,这笔大买单把网易股价直接给拉到1美元以上,脱离了退市的边缘。
    夏景行数学很好,口算了一下,200万美元,152万股,持仓均价是1.32美元不到的样子。
    后来,段勇平又继续增持网易股票至205万股,持仓占网易总股本6.8%。
    这个时间就记不太清了,不知道是今年还是明年。
    此外,他还记得段勇平在网易股价超过40美元的时候,出售了一部分股票,先把本钱拿回来,稳得一批。
    至于盈利,也没有像自媒体所说的那样,什么持有十几年,一股没卖,最终获利上千倍那么夸张。
    段勇平把大部分网易股份持有了八九年,2010年后才陆续卖出,获利几十倍上百倍肯定是有的。
    网易后来拆了一次股,一股变四股。
    此刻1.42美元买一股,持仓成本相当于一股0.355美元。
    等到网易哪天股价破了355美元,那真的是获利超1000倍。
    想远了想远了。
    夏景行赶紧从美梦中清醒过来,网易股价300多美元,起码得等十几年后了。
    先顾眼前。
    网易股价1.42美元,总股本3000万股,市值差不多4300万美金。
    每股净资产2美元多,比股价要高一大截。
    另外储备现金5000多万美元,净资产为6700万美元,负债是1400万美元……
    看起来,股价有被低估的嫌疑。
    但主要是网易不赚钱啊,市场看法还是颇为悲观,特别是《大话西游1》推出没有获得理想的成绩。
    不过,这些都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。
    夏景行浏览了一下网易的新闻,上面说在下个月,也就是8月份,将正式推出《大话西游2》。
    还有电信SP增值业务,这也是拯救三大门户和企鹅的救命稻草。
    目前,这两大业务都正在发力,还没显示出威力。
    夏景行看了下,网易要到9月份才公布二季度财报,到时候股价肯定就不是现在这样子了。
    关上电脑,夏景行躺回床上,开始考虑钱的事情。
    看着这么一家宝藏公司在他面前晃悠,勾引他,吃不消啊。
    这滋味。
    难受。
    心如刀割。
    他很快又打消了杂念,段菲特是谁?九十年代就富起来的人,不能比不能比。
    自己还是老老实实跟在后面喝口汤算了。
    现在他考虑的就是,在短期内尽可能地筹一大笔钱。
    然后,All in!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