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

第五章 死也要拉你垫背

    “快把他叫到大厅,老夫这就来!”
    莫良欣喜若狂。
    阴匣中的粉末差不多用完了。
    若是再没有新的修士,他真的要拿出一点压箱底的宝贝来培养人才了。
    没想到陆谦平日闷不吭声,直接给自己一个大惊喜。
    “陆谦啊陆谦,作为报答,老夫定会好好安葬你的尸骨。”莫良心中想道。
    陆谦本是山下孤寡,命贱如草。
    如今为成全自己仙道而死,也算是三生有幸。
    莫良打开铅盒,脸上抹了点粉末,戴上香囊,一副身怀异香的有道之士模样。
    来到大厅,陆谦正襟危坐,身旁放着一个木盒。
    “小人见过莫道长!”
    见到莫良到来,陆谦起身下拜。
    眼中精光熠熠,莫良一看就知道,这是初次感应,对真气掌控不足的体现。
    莫良扶起陆谦,慈祥笑道:“请起,真乃年轻俊杰!”
    “道长,在下中午无意发现一株野果,说起来也奇怪,一株一果,果实火红,吃下去不知怎么就有了气感。”
    “难道是传说中的朱果?”莫良心中又恨又妒,恨陆谦发现此物为何不献给自己,反而吃了。
    但表面上还是风淡云轻的模样。
    毕竟陆谦是山野小民,不识宝物。
    不过,如此也好,不用耗费资源养肥他了。
    过会直接杀人取血,大部分药力还是归了自己。
    “小人还发现了一个山洞,似乎有人居住过,里面有一些瓶瓶罐罐,小人不敢乱动,所以献给道长。”
    “什么!”莫良激动之下,拽断了几根胡须。
    又有异宝,又是山洞。
    难道这小子运气如此之好,竟碰见传说中的机缘。
    “好,老夫看看。”莫良三步并作两步,来到木盒面前,心情激动,
    若干年前,自己碰见资源,才有今日之成就。
    今日再次得仙缘,莫非是预示即将突破?
    老天真是待自己不薄啊!!!
    莫良缓缓打开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睁大眼睛,栩栩如生的人头。
    因为事先用石灰腌制,倒也没有血腥味。
    看到人头样貌的一刹那,莫良身子一僵,兴奋的表情凝固在脸上。
    他喉咙干涩,发出‘呵呵’声:“灵……灵儿!”
    意想不到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眼前,莫良一下子愣住了。
    “受死吧,老狗!”
    几乎同时,陆谦冷冷一笑,手腕一翻,三尺长剑出现。
    一汪剑光,晃得人眼睁不开!
    噗!!
    碧水剑刺入莫良的腹部,透体而出,剑刃不带一丝血迹。
    莫良不愧是行走江湖多年的老油条。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凭借本能躲开致命的一击。
    “小贼,尔敢!”莫良须发皆张,双目赤红。
    袖袍一挥,无形气劲将陆谦击飞,撞坏几张座椅。
    “有何不敢,灵官!上!”
    陆谦手掐指诀。
    轰!!
    金甲身影破门而入,木屑纷飞,穿出一柄圆月弯刀,直取首级。
    “纸人?”
    莫良冷哼一声,抽出腹部的长剑,丢在地上。
    以他的目光,如何看不出纸人的迷惑,一眼勘破金甲灵官的真面目。
    砰!
    莫良真气鼓荡,弯刀落空,将红木桌子直接一把劈开。
    “有意思,折纸之术,看来真有奇遇。”莫良阴惨惨一笑,“一会把你抓起来,我要把你放进蒸笼活活蒸死。”
    轰!
    电闪雷鸣,暴雨倾盆。
    莫良探手入怀,捏出两道白底黑字符纸。
    哗啦!
    两团人头大小的绿焰鬼火飞来。
    整个房间渲染成绿色,如幽冥地府。
    啪!
    金甲灵官闪身到绿焰鬼火跟前,刀刃一切,将其切成两半。
    鬼火插着陆谦的身子飞了过去。
    落到地上,将地面腐蚀出一个大坑。
    金甲灵官的弯刀也被火焰烧毁。
    “灵官,挡住他!”
    陆谦面沉似水,指挥纸人与莫良搏斗。
    莫良身受重伤,腹部鲜血不断流出,将地面染红。
    即便如此,战斗力异常强悍,有着手撕虎豹之力。
    大厅一片狼藉,到处都是碎石木屑。
    金甲灵官身上多处破损,没了武器,战斗力大大降低。
    “死!”
    绿焰鬼火落在金甲灵官身上,绿烟袅袅,原地只留下一团绿灰。
    陆谦被逼到角落,后面是一堵墙,出口被莫良挡住。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跑?现在跪下求饶还可以活命,老夫不信你还有纸人。”莫良右手捂住腹部,左手捏着白色符纸,步履蹒跚走过来。
    上一个考核,陆谦并没有气感,现在满打满算也才一个月。
    真气量必定不多,方才已是极限。
    想到这里,莫良不禁感叹此子心机深沉,以莫灵儿的头颅乱人心神,趁机偷袭,害得他发挥不出一半的实力,差点让这个小子得手了。
    “是吗?”
    外面又是一记响雷。
    湛蓝电光照在陆谦脸上,表情十分平静。
    哗!
    屋外又飞进来一道白影。
    一道寒光先到,莫良躲闪不及时,老脸划出一道深深血痕,脸上的粉末被水冲下去,露出长满老人斑的脸。
    身影站定,这次是一个身材短小,头戴漆黑防水斗笠,夜行衣打扮的怪人。
    腰间挎着各种飞刀飞镖。
    雨水沿着斗笠缓缓滴落,寂静的夜里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    竟然又是一个纸人。
    纸人站定时,顺手又飞出几个七星镖。
    “好小子,手段还挺多。”
    莫良又气又怒,拉开距离,七星镖钉在墙上,不一会变成纸镖脱落,墙上留下一个小坑。
    斗笠纸人是攻击密集,令人无法近身,莫良只能拉开距离。
    纸人并非一种款式,只有他想,且真气足够,形态随自己确定。
    原本想造一个加特林纸人,可惜没效果,只能当做一根大的烧铁棍。
    可能是此方世界法则不适合吧。
    一盏茶时间过去。
    莫良忽然冷哼一声,身形僵住,五六个飞镖钉在胸膛上。
    他颓然跌倒在地,口鼻流出漆黑血液。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    “蓖麻子毒,一小撮即可杀死壮牛。”陆谦微笑着解释道。
    蓖麻子是一种常见的毒草,陆谦提前涂了一些在碧水剑上。
    撑到现在才发作,莫良真不愧是高人。
    “卑鄙无耻!”莫良破开大骂,哇的一声吐血。
    “你不也是,有多少人命丧你手?”
    “灵官,上!”
    陆谦一边说着,一边往门外退去。
    即便莫良就快死了,陆谦也不敢冒险上前。
    必须看着他死透,才能上去。
    眼见陆谦即将离开,莫良精神一震,破口大骂:“小畜生,老夫死也要拉你垫背。”
    他掏出一张黄纸,一口鲜血喷在纸上,龙蛇起舞般的符文亮起,飞入口中。
    身形暴涨数分,面色通红,一脚踩碎地面,接着反冲力扑来。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