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

第四章 香消玉殒

    海城人民医院
    手术室门前,悲恸的哭声骤然响了起来,闻者无不心有戚戚然,却也习以为常,毕竟这在医院是司空见惯的事,只是十八岁的小姑娘,正是青春正好的年纪,就这样香消玉殒,怎么不让人唏嘘呢。
    “听说是出了车祸,送过来的时候人就不行了。”
    “哎,可怜她的父母,白发人送黑发人,你说那些个司机开车怎么就不会好好开呢,不是超速就是酒驾,把一条鲜活生命就这样断送了,真是造孽啊!”
    “对了,那个肇事司机呢?不会跑了吧?”
    “那个司机还算有良心,主动报了警,现在应该在警局录口供吧!”
    手术推车上,少女毫无生机地躺在上面,头上包着厚厚的纱布,脸色青白,无声无息,无知无觉。
    一个衣着普通的中年妇女一手撑着推车,一手捶着自己的胸口,悲痛万分,嚎啕大哭:“梵梵,我的女儿啊!你怎么能就这么走了,我的梵梵啊……”
    在她的背后,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扶着她的肩膀,身子颤抖,携刻着风霜痕迹的脸上是强忍的痛苦,看着推车上女儿的尸体,红红的眼眶下两行浊泪无声地流下,苍白脱水的嘴唇上下嚅动着,艰难地重复着两个字:“梵……梵……”
    推车的另一边,一个高瘦的男生半跪着,两手攀着推车车沿,几乎将脸伏在少女的耳边,他没有哭,甚至嘴角还带着笑,只是那笑容却是比哭的还难看,嘴里喃喃有词:“二姐,起床了,你不是一向最讨厌我赖床的吗?现在,你怎么也跟着不学好呢?你看,爸妈都生气了,再不起床,小心挨骂哦……二姐,你醒来好不好,我再也不抢你的东西了,有好吃好玩的,我也分一份给你好不好……”
    旁边站的医生护士忍不住都红了眼眶,虽然已经见惯了,但还是忍不住心酸。
    再看看一直站在旁边充当隐形人的谢俊一和何莹莹,两人的脸上都带着惊惶之色,毕竟叶梵的死跟他们关系重大,从法律角度,就是判谢俊一一个失手杀人都不为过。
    然而,现场并没有目击证人,就连肇事司机都没看到叶梵是怎么突然蹿到他车前的,如今叶梵这个当事人又死无对证,只要他们不说,没有人会知道。
    如此一想,对于叶梵的死,两人不仅不难过,反而还松了口气。
    经过这半天的时间,两人已经冷静下来,尤其是何莹莹,想到叶梵临死之前打她的那一巴掌,感觉脸似乎还麻木木地痛苦,眼底就跟淬了毒似的,看着叶家这一家子哭得死去活来,心里更是觉得痛快。
    “叔叔,阿姨,你们节哀顺变,梵梵一直说你们忽略她不爱她,如今她在天之灵看到你们为她这么难过,她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何莹莹端着一张小白花的脸,瞬间就泪雨如下,轻声劝慰着叶家父母。
    是劝慰没错吧,可是这话怎么听着感觉味不太对啊!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手机版